中安在线

安徽乡村振兴网 | 安徽新媒体集团

投稿邮箱:ahxczx@126.com  合作热线:18656151097、18107372975

当前位置:首页 > 安徽乡村振兴网 > 人才振兴 > 正文

新农村“新血液” “新村民”新期盼

2021-10-19 10:59:01 来源:新华社作者:陈春园 刘阳 方问禹 叶婧 李力可

  新华社北京9月27日电 乡村振兴,关键在人。记者日前深入江西、山东、浙江、四川等地乡村采访发现,各地积极采取有效措施,留住人才,引进人才,用好人才,激励他们把业绩写在大地上。

  留下了、回来了,农村逐渐成为年轻人创业成长“沃土”

  在江西省丰城市秀市镇雷坊村,记者在一间新建的厂房工地上见到忙得满头大汗的“粮王”雷应国。他今年筹资1000多万元,上马一条现代化大米加工生产线。

  荣获过“全国十佳农民”称号的雷应国一直在村里种粮,现在自种面积达3400多亩、订单面积达29200多亩。

  历经脱贫攻坚的不懈奋斗,随着国家各项支农惠农政策密集落地,乡村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才。

  在四川省仪陇县铜鼓乡蚕桑现代农业园区,36岁的蚕农张高春正带着村民采摘桑叶。张高春从深圳一家电子厂务工返乡后,投资30多万元,承包了260多亩桑园。他告诉记者,桑园到丰产期后,一年可养5季蚕,预计年收入将达70万元、纯收入20万元,在家门口就能致富。

  不管是留下的还是回来的,农村涌现出一大批“新农人”,为乡村振兴注入了“新血液”。

  直播珍珠开蚌、更新珍珠养殖基地日常工作视频……“90后”女孩林益坤成了一名农村职业网红。大学毕业后,林益坤来到浙江省诸暨市山下湖镇创业,从珍珠挑选、成品设计到开辟网上销售渠道、创立个人品牌,她的淘宝直播间平均每天吸引5万多人次观看,2020年珍珠线上销售额突破1亿元。

  积极变化令人欣喜,但记者采访也发现,当前仍有不少制约人才扎根农村的“短板”。在地处偏远的江西省资溪县石峡乡,大量农民走出大山外出经商务工,不少村民进城买房定居,一些村小组人很少。

  山东省临邑县富民家庭农场负责人魏德东向记者诉说了内心的矛盾:“作为企业家,我希望年轻人留在农村为我所用;可很多农村父母还是希望孩子能到城里安家落户,享受更好的教育、医疗、文化资源。”

图片5.png

  江西省定南县历市镇汶岭村村民谢天园在直播销售蜂蜜。(定南县委宣传部供图)

  有活力、有干劲,带头人为乡村振兴带来新气象

  年龄大、学历低、素质不高……这是不少人对农村基层干部的固有印象。然而,记者采访中发现很多地方镇村干部的学历层次、综合素质有了明显提升。

  江西省鹰潭市委组织部部长肖国军告诉记者,当地换届后乡镇领导班子成员学历更高、更加年轻化。其中,全日制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有219名,比上届增加129名;换届后乡镇领导班子成员平均年龄为35.9岁,35岁以下的有202名,占56.42%。

  2020年底,江西省宜春市公开招考了1000名本地籍大学生任专职村干部。“这批大学生有见识、有活力、有干劲,为农村基层工作带来新风尚、新气象!”宜春市委组织部副部长湛海涛说。

  在宜春市明月山脚下的温汤镇水口村,记者见到了专职村干部张拯。他曾带出境旅游团,9年足迹遍布世界各地。

  来到村里张拯发挥专长,把精力聚焦到乡村旅游上。他引导村民在村口开设农产品“无人售卖点”,在民宿打造“庭院咖啡馆”,在山腰经营“日落晚餐”,并且线下线上全方位营销,为大山里的村民带来一股“世界风”,预计今年全村旅游综合收入将达5000万元。

  在山东省临邑县德平镇,曾任大学生村官的“90后”副镇长董思寒这些年硬是把自己从一个“门外汉”逼成了“行家里手”。在推动当地“冷棚葡萄套种甜瓜项目”试点过程中,她从选择地块、协商承包到邀请技工……一道道流程都自己上手。甜瓜喜获丰收后,她又忙着组织大家开网店卖甜瓜。

图片6.png

  江西省宜春市温汤镇水口村推出的民宿“日落晚餐”。(采访对象供图)

  一方面年富力强有活力,另一方面刚出校门阅历浅,一些年轻基层干部不适应农村。贵州省石阡县本庄镇葛闪渡村半脱产干部安超说,大学生村官要丰富基层工作经验,处理问题避免“理想化”“片面化”。

  吸引人、培养人,创造条件让他们把业绩写在大地上

图片7.png

  江西省南昌智慧大田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工作人员用手机操纵无人驾驶旋耕机。新华社记者陈春园 摄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乡村人才供求矛盾将更加凸显。当前要处理好‘吸引外来人才’和‘用好本土人才’的关系。”江西省丰城市委常委聂勉说。

  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关系农村对人才的吸引力。如今,一批“秀美乡村”惊艳亮相,农村地区吸引力有所增强。

  乡村有呼唤,人才有期盼。回乡创业开办家庭农场的浙江省诸暨市“80后”王森说,现在农村物流、快递等基础设施仍待提升,一些好的农产品卖不出好价钱,“丰产不丰收”影响人才创业积极性,希望政府进一步加大农村基础设施建设力度。

  事业留人是根本。在浙江省缙云县,“80后”农场主陈诗洁承包了255亩野生茶园,注册了商标,利用大学专业所学设计包装,野茶能卖到每公斤三四百元。陈诗洁说:“希望政府大力引导发展高技术含量、高附加值的现代农业,用事业把年轻人留在乡村!”

  感情留人也很重要。江西省宜春市宜阳新区管委会主任蔡伟琴认为,要重视本土人才的引进和培养。近年来宜春市发挥自身优势,打好“乡情牌”“乡愁牌”,用感情吸引人才、留住人才。

  为吸引人才、留住人才,江西省铜鼓县打出一套“组合拳”。当地农业、商务、妇联等部门近两年培训种养、农村电商等人才4000多人次;通过“请进来,送出去”的人才培养模式,把基层“土专家”进行“升级”……县长熊小亮说:“当前政府需要尽快搭建人才培育平台,让农业经营管理、科技、电商等各类优秀人才喷涌而出。”

  江西省委农办秘书处处长黄文新说:“要通过政策倾斜、金融支持、职称评定等举措,保护好、激发好乡土人才服务乡村、振兴乡村的积极性。”

  重庆市近日从乡村产业人才培育、农业科技人才培育、乡村公共服务人才培育等6方面出台26条重点措施;山东省试点新型职业农民职称评定工作,激励一大批“田秀才”“土专家”“带头人”将业绩写在大地上……

  “这些探索有利于转变传统观念,增强职业吸引力,让更多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人才进入乡村、服务乡村、留在乡村。”山东农业大学地方政府与乡村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陈国申说。(执笔记者:陈春园,参与记者:刘阳、方问禹、叶婧、李力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