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安在线

安徽乡村振兴网 | 安徽新媒体集团

投稿邮箱:ahxczx@126.com  合作热线:18656151097、18107372975

当前位置:首页 > 安徽乡村振兴网 > 头条 > 正文

十八年后相聚顶峰

2021-11-12 09:46:00 来源:《 人民政协报 》作者:徐金玉

  本项目研制的部分清洁化生产线:1.日产1吨炒青绿茶清洁化生产线(休宁荣山);2.日产50公斤太平猴魁(片形)清洁化生产线(安徽天健);3.日产2吨滴水香(球形)清洁化生产线(黄山汪满田);4.四条日产3吨黄山毛峰(条形或尖形)清洁化生产线


  人民大会堂,于全国政协常委、民革中央常委、安徽农业大学校长夏涛而言,再熟悉不过。身兼数职的他,多有机会走进这里。

  而这一次,同一个地点,却是不一样的欣喜。以科研工作者身份参会的他,和团队一起,收获了一张红色的、耀眼的、充满含金量的获奖证书——由安徽农业大学牵头完成的“绿茶自动化加工与数字化品控关键技术装备及应用”项目,荣获国家科学技术进步奖二等奖。

  恍惚间,他仿佛看到了17年前那个站在日本茶机械面前不服气的自己。如今,他可以笑着对“他”说:“你看,不用羡慕他们,我们也能做到。我们做到了!”

  茶科技当自强

  做茶科研,夏涛心里始终憋着一股劲儿。17年前那次考察的“后坐力”,让他一直记到今天。

  “2003年,我们开始科研项目研发,2004年,我在日本留学,跟随国内团队到静冈的一处茶厂考察。学茶以来,我第一次知道,生产设备可以那么先进、那么现代。”视觉的冲击、羡慕的情绪,伴随着巨大的落差感扑面而来。

  与之相较,手工制作,是当时中国茶产业的真实写照。

  “审评依赖感官,做茶依靠经验,全国茶叶加工水平仍然非常初级。当时还流行单机作业,某一种机械只能替代某一个手工步骤,且也要凭经验去操作,难以实现标准化、连续化。”在夏涛的记忆里,一批茶产品的诞生,起点是一个个简陋的家庭手工作坊,再由茶厂挨家挨户统一收购,效率低不说,质量更是参差不齐。

  “千锅万灶”很热闹,映射的恰恰是机械加工发展的迟缓与落寞。很显然,中国茶产业发展与市场需求对接错位,其水平早已跟不上时代发展。“要改变单机作业和手工制茶的现状,要提高效率和品质,要形成品牌化、规模化,就必须要实行机械化。”

  而此时再反观国内外的现状,夏涛则不免萌生出一种挫败感。“中国是茶的故乡、茶的祖国,可我们的生产水平却远远落后于发达国家,生产设备做不过国外,甚至都要从国外进口。作为茶科研工作者,我们心里不服气,自己跟自己也过不去。”夏涛说。

  这股心劲儿,终在科研道路上找到归处。

  “为了中国茶生产不落后于人,为了中国茶科技不受制于人”,就是这样一个朴素的念头,促使他们在18年前就开始聚焦中国茶产业发展的重大瓶颈——加工,成立了机械加工课题组,并支撑他们一路执着地、专注地攻坚克难走到今天,依然没有止步。

  克服品控难关

  从人工到机械,到底是怎样的过程,攻克的难点在哪里?夏涛笑着以“做菜”为喻,进行解密。

  “做茶如同做菜,中国大厨师做菜,常会说盐少许、酱油少许。少许到底是多少?可以精确到几克?如何保证菜色香味俱全?这个数字的把握,就和茶的品质控制有异曲同工之妙。”夏涛说,绿茶生产要进行高温杀青,当时用柴烧锅,填多少柴火,锅烧到什么温度,全凭经验。烧过头了,茶叶焦了;烧得不够,茶叶又激发不出香气来。

  “把人工经验转化为机械语言,一方面,要将感官测评确定为直观的理化标准;一方面,又要用温控探头、控制器,对杀青温度、茶叶水分进行精准把握和控制。这些,都是我们要攻克的难点。”夏涛坦言,品质控制是最难攻克的一关,这一步他们走得尤为艰难。

  “我们是学茶的,机械语言不是强项,做机械的,更是不了解茶行业。要让两个领域跨界联合,需要的不只是耐心地沟通、学习,还有那些不知疲惫地寻找与碰撞。”夏涛回忆,当时为了做一个机械小设备,他们寻遍国内各个单位去找小零件、小探头,有些实在没有,还需要进行专门定制。

  “由于国内没有先进的技术设备,我们还要借鉴国外的先进经验,如饥似渴地学习、消化、吸收,再结合中国茶叶发展实际进行摸索、创新。幸运的是,我们把大家的智慧吸纳进来,合肥美亚光电技术股份有限公司、浙江上洋机械股份有限公司等纷纷加入,不同领域的技术力量得以整合,这样的一个攻关团队,大大加速了科技创新的步伐。”夏涛说。

  攀高峰无止境

  科研求索,如同攀登层峦叠嶂的山峰。2007年、2010年,是他们攀岩历程中最为难忘的两个节点。

  “2007年,第一代设备出炉。但由于机械设备成本较高,做茶叶出口贸易的企业难以负担,推广起来有些困难。科研团队及时调整方向,将目光放在了品质更好、附加值更高的名优茶上。3年后,以名优茶为攻关方向的第二代设备诞生,我们用实力赢来了市场的欢迎。”夏涛说。当时安徽省内外很多企业,一边使用一边反馈。科研团队根据问题再做攻关,应用于市场后,根据意见再进行完善,真正践行了产学研用一体化,如今已经形成一套相对成熟的技术体系。

  十余年来,一道又一道难关被攻克,一个又一个目标被达成,他们勇攀高峰仿佛没有止境:

  起初,他们只是想把单机串成线,实现全程加工机械化、清洁化。但实现后,他们又创新性地融入数字化、自动化技术,让机械有了“眼睛”,可以根据不同原料、不同产品定位进行加工,进一步实现了茶叶品质的初步控制;

  起初,他们只生产了黄山毛峰这一个品类,但茶叶触类旁通,通过修改相应参数,六安瓜片、霍山黄芽等安徽名茶也都得以机械化生产。现在一条生产线,可以根据工艺要求,稍加模块化组合调整,即可生产出芽形茶、扁形茶、曲形茶等;

  “现在,我们又想为机械安装‘大脑’,机械能够根据投放的原料,自定义相关工艺,实现智能化加工,这正是我们当下努力攻克的方向。”

  科研者的幸福

  从做一个个机械,到逐渐做成一条生产线,再到按钮一开,茶叶自动生产出来……“长达十余年的‘春种秋收’,终于把设想变为现实,作为一个科研工作者,那一刻是最大的荣耀,那一刻的喜悦是任何物质、金钱的获得所无法比拟的。”夏涛说,“我们可以很负责又很自豪地讲,经过科研工作者的努力,我国的茶叶加工生产设备,丝毫不逊色于发达国家。回首近20年的光阴,我们没有浪费,真的值了!”

  当年心里的那股劲儿,值了,当年朴素的科研梦,实现了:现在走进中国茶厂,偌大的车间内,100多米长的生产线,一机一键,只需要一两个工人就可以完成,生产全部实现程序化、自动化、延续化,一天可以生产上吨茶;他们研制出的茶叶色选机,打破了国外进口色选机的长期垄断,从购买外国机械要花200多万元,到购买国内机械只需20多万元,“科技自立自强”,真正让中国茶产业扬眉吐气;此次获奖的这项成果技术及装备也已推广至我国所有产茶省(市、区)的1200多家茶叶企业,甚至出口到了越南、印度、韩国等10个国家,近三年累计新增产值43亿元,新增效益10.3亿元,显著提升我国绿茶加工现代化水平和产品国际竞争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此次颁奖现场,264个奖项中,这个奖项在茶产业中是一枝独秀。

  “习近平总书记提出,‘要把茶文化、茶产业、茶科技统筹起来,过去茶产业是你们这里脱贫攻坚的支柱产业,今后要成为乡村振兴的支柱产业。’国家对茶叶如此重视,我们能够获得国家的肯定和褒奖,真是赶上了好时代,未来没有理由不认真去做。”夏涛寄语年轻科研工作者,“做中国的茶科研,要有强烈的使命感和荣誉感,我们要做上天入地的事,一方面要做应用基础研究,耐得住寂寞、坐得住冷板凳;一方面要做产业研究,知耻而后勇,真正让茶成为中国文化自信、科技自信的载体。中国茶发展是一条漫长的路,一定要有执着的、坚定的信念,要咬定青山不放松,扑下身子、动手去做,相信未来定会十分光明。”(徐金玉)